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with the label 故事的一開始總是很美好的,想想當時真的是天真啊記得我們第一次約會的時候他西裝革履,因為當時沒有錢我們在一個特別小的一個燒烤吧

Don't frown upon it never has loved by certain people

    That people never has loved, It was didn't worth to touch?     Amid blind date, Nemerous people might would meet  that several person, The object of age in a fact not little yet, But it never has to loved, The experience of emotions was blank, Never loved with others ever.         To like this people, Might Not less of people would preceive exist frown.     Preceive the object never has loved, That was really incredible, It whether hide what problem? So caused like this case, otherwise, A normal the person, It impossible didn't loved.     Which would quite directly has like this ideas, When has like this ideas after, Merely just this one of problem might denny to object.     Then directly rejected with object to mutual contact, Put the object  outside of self life circle and exclusion.     Amid reality life, The men as well and the women,too. Nemerous were this ideas, and do it,too. Actually, Wecould let the mood relaxed a few.    Perhaps the person was kinkly, Coincidence

第一次同居,差點要了我的命

每個人都有年少無知的時候,第一次同居是在22歲的時候,也是唯一的一次同居,也在那一次差點兒丟了性命。 我們相識於一個西餐廳,我們都是服務生,我當時是兼職,從陌生到相愛,我倆相處了兩個月的時間,正好趕到過年然後過完年以後我倆決定了同居,他從小父母離異,我家庭幸福美滿,他想要一個家我就給他一個家;結果我們相戀三年,差一點走到結婚,最後報警處理分手事件。 故事的一開始總是很美好的,想想當時真的是天真啊! 記得我們第一次約會的時候他西裝革履,因為當時沒有錢我們在一個特別小的一個燒烤吧,我覺得他當時特別帥,他發自骨子裡的優越感讓我感到自卑,而我卻忽略了一個人越炫耀什麼,內心就越缺乏什麼。 事情過去四年了,突然想不起那一個人了,不知道該怎麼寫了 。 想想當時我們那麼相愛,結果卻是如此,我已經想不起他這個人的存在 ,偶爾提起姓名 ,哦,我原來和這個人在一起過 。 我從小都沒有做過飯,為他我學習了烹飪;他沒有安全感,為他我斷了所有的社交;只有兩點一線家還有學校,我們還是挺幸福的,記得有一年他的生日,我渾身沒有20塊錢只買了十塊錢的一個小蛋糕,小出租屋裡一起期待著未來期待著未來美好的生活…… 事情發生在第二年吧,他出軌了 …… 我們吵過鬧過,分手和好 …… 一個人犯了什麼樣的錯誤,就會害怕同樣的錯誤發生在自己身上,有一次他出去吃飯沒有帶我,我就跑到了朋友家,他喝多酒回來的時候找不到我,就把家抄了,零晨醒來看到幾十個未接來電,我急忙回家,結果迎接我的是拳打腳踢……那一次差點死在那個夜晚,才發現人原來這麼耐打…… 我居然鬼使神差的原諒了他 這一年冬天原本我們是打算訂婚的,雙方父母決定見面的那一天 ,我倆大吵一架 ,差一點大打出手,那一刻我真的心寒了……我說我不和你結婚了 或許他覺得自己錯了 ,他哭著來求我複合,我倆抱頭痛哭,撕心裂肺為什麼愛的兩個人不能在一起 ,什麼要受到那麼多的阻撓 我倆又和好了 ,此後再也沒有提過訂婚和結婚,和以前一樣拉拉扯扯在一起 所有的轉機都發生在第三年,他突然去了西安,他又出軌了 …… 他拒不承認他又出軌了,因為這一下我確實沒有證據,但是他跟我閨蜜的朋友曖昧不清,我生日的當晚他給我吹牛B……就在我生日過後,我倆決定分手,但是他不想分手,他就用生命威脅我,差一點把我推在湖中……我們分手的第二天,他喝多酒闖進了我的出租屋,拿著一把水果刀……那個夜晚對於我來說真的特別